職場——一個人開始廢掉的3種跡象
2018-04-19
661
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小小貝

1

作家李尚龍說:“在大城市里,搞廢一個人的方式特別簡單。給你一個安靜狹小的空間,給你一根網線,最好再加一個外賣電話。好了,你開始廢了?!?

之前的我并不相信人會這么輕易地墮落,直到身邊出現了一個真實的例子。

前段時間的同學聚會上,見到了許久沒見的W君。

學生時代清瘦的少年模樣,如今竟發福得如同中年大叔。

和他聊天后我才知道,畢業之后的他輾轉換了幾次工作,卻仍無法適應上班生活。

后來干脆辭職回家,靠著父母給的生活費,加上一點網絡兼職的收入度日。

在家宅了一年多的他,很少走出家門,成天日夜顛倒、通宵打游戲、無節制地吃各種垃圾食品。

也許是因為長期缺少社交生活,我們跟他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總有些許呆滯,似乎要反應一段時間才能理解。

我開始真正相信:低質量的長期宅家生活,確實能改變一個人的心智、外貌,甚至是人生。

人喜歡在舒適熟悉的環境中待著。而這種舒適區一旦建立,你就會變得無比依賴,慢慢地愛上周圍的墻,戀上舒適的小屋,從而不愿意飛出去看看,怕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世界。

而一個人開始廢掉的跡象之一,就是不再走出自己的舒適區。

心理學上有這樣一個詞,叫“花盆效應”,指的是人如果在舒適的“花盆”中待久了,就會不思進取、安于現狀。

當你對現狀心滿意足,日復一日地去做著同樣的事情,不再將時間花在提升自己,那么你的成長見識,將永遠停留在原來的那塊區域里。

曾看到這樣一句話:一個人老去的標志,絕不是老成穩重、沉默寡言,而是不肯再嘗試,不肯再容許自己置身不熟悉的境地。

當你停止了學習、固步自封,將自己囚禁在得過且過的牢籠中,那么你已經朝平庸邁進了一大步。

2

前幾天去市圖書館查資料,旁邊的位置坐了一位穿著高中校服的男生。

他的面前擺著一本厚厚的教科書,眼睛卻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手機屏幕。

當我翻完了一章晦澀難懂的英文原著,他戴著耳機,在看抖音視頻里的宅男女神跳手指舞;

當我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圖書館的時候,終于看到他不再刷短視頻了——他點開了王者榮耀的圖標。

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獲得短期的快感太容易了。

十幾秒可以刷完一個短視頻,二十分鐘可以打完一把游戲,一小時可以看完半本爽文。

微博段子張口就來,明星八卦關注得比誰都多,網紅的名字如數家珍。

學習?不存在的。

頂多看幾篇教你如何“短期內迅速提升自己”的碎片化文章,打完雞血后依然渾渾噩噩,沉溺于感官娛樂之中。

一個人開始廢掉的跡象之二,便是沉溺于短期快感之中,不再做長期投入。

可以先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玩王者榮耀我們總是停不下來,而刷題卻如此痛苦?

因為游戲里你的每一次行動,幾乎都會有實時的反饋跟著。這種超強的“短期回報”系統在一些頁游上被運用到了極致:你的每次升級、每次裝備強化、每次充值都會變成一個大大的戰斗力+10086顯示出來,讓你的大腦沉浸產生了這樣一種錯覺:只要有投入,馬上就有產出。

而自我提升則不同。你很難在自我提升的過程中得到實時的反饋,你根本無法確定自己今天的行為會在什么時候得到回報,甚至會不會得到回報。

更可怕的是那種“游戲化”的自我提升。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大家開始熱衷于將游戲里的反饋機制運用到學習領域,搞起了背單詞打卡、讀完一本書分享朋友圈這種把戲。

于是眼瞅著自己今天的打卡記錄再破新高、自己的讀書分享被人頻頻點贊,我們似乎也在別人贊許的目光中真的完成了一件學習任務,簡直完美。

然而這種對短期利益的追求最終會不斷強化你的路徑依賴,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是,這世界上大多數真正有用的技能都不是通過幾次簡單的打卡跟分享就能掌握的,而一旦你習慣了去追求短期回報,那么在這些缺乏有效反饋的長期奮斗項目上就會迅速失去熱情。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

當你不再制定計劃,而是一次又一次放縱自己沉溺于即時快感和虛擬的成就感中,你離廢掉就不遠了。

3

有人開了公眾號寫文章,每天推送,風雨無阻,折騰4個月,不到50人關注。他很苦惱,找我出主意。我問他寫文章的初衷是什么,他說的很實在:想提高閱讀量,讓更多人看。

我說既然如此,那你至少要統一寫作風格,不能像現在,今天一篇隨感,明天一篇日記,絮絮叨叨,沒人喜歡看這些。

他極不情愿:“我的文章很專業,實在不想為了迎合讀者,降低自己的身份?!?

我立即給他介紹了一個名為“知識分子”的公眾號,由三位頂級學者主編。論專業性,它自稱第二,沒有哪個公眾號敢說第一,但這也絲毫不妨礙人家閱讀量飛漲。

文章無人問津的原因,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功夫不純熟。

但這位仁兄仍固執地認為:我其實是可以寫出閱讀量爆棚的文章的,只是因為我不愿遷就,不愿迎合大眾而已。

這位小哥實在是有些自嗨過頭了。

這種心態,會導致許多問題,最明顯的后果,是會營造一種“我本可以,只是我沒去做”的自我欺騙的假象。

有些人考試砸掉了,心里嘀咕:哎喲,我本可以考得更好,只是最近玩得有點嗨。要是靜下心學習,保準能拿個保送名額。

真的能拿到么?

多半是拿不到的。但這樣的借口,會讓自己舒服一些。我成績差,這很正常,畢竟我還沒有拼盡全力嘛。

經常這么想的人,一輩子也不會拼盡全力。

還有剛入職時,身邊有一些我看不上的人,油嘴滑舌,笑話和段子像機關槍,能講一個小時不喘氣。逢男人就稱哥,遇女人就叫姐,一口一個兄弟姐妹,叫得比親媽還甜。

公司聚餐,他們第一個舉起酒杯,敬天敬地敬主管,敬左敬右敬上司,漂亮話一個跟頭接著一個跟頭。當然,在我眼里,這些話都是廢話,低劣的拍馬匹技巧罷了,誰都能學得來。

后來輪到我敬酒。話到嘴邊,啞了。上唇碰下唇,咂了半天,喉嚨里蹦出四個字:

吃好,喝好……

我感覺到空氣中忽然彌漫了一種病毒,接觸病毒的人都立即得了癌癥。尷尬癌。

我向來瞧不起那些油嘴滑舌的人。我認為這些嘴皮子功夫,誰都會講。那些端茶倒水的眼力,誰都能有。但每次聚餐,我都會被打擊,動搖,直至脫得赤條條的現實,裸身站在我面前,我才發現:

我不是不屑,而是不能。

人們總是搞不清楚“不屑”與“不能”的區別。比如無處不在的鄙視鏈。理科生瞧不起文科生,坐辦公室的瞧不起跑大街的。

理科生以為文科生都是死記硬背,簡單得很,但學了文的人才知道,文科哪有那么容易;小白領以為房產中介的銷售只要臉皮厚就能干,根本不需要技術含量。但就是這些他看不起的銷售人員,獎金沒準比他年薪還多。

市場經濟是相對公平的。一個人的不可替代性越高,價值就越大。與他是什么身份、文科理科、坐辦公室還是跑大街,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一個人開始廢掉的跡象之三,是總把不能當不屑。

4

在國外有一個醫學研究,工作人員詢問了一百個在醫院奄奄一息的老人:“你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什么?”

幾乎所有的回答都不是后悔這輩子自己做了什么,而是沒做過什么。

沒有在最好的年華里修煉自己、沒有冒過的險、沒有追求的夢想......

你是否也習慣了每天三點一線的生活,靠著短期的快感和虛擬的滿足感度日,常常被自己的負面情緒所左右?

最可怕的是,我們即使對現狀如此不滿,卻也沒有勇氣去改變。

就像《少有人走的路》中所說:勇氣是,盡管你感覺害怕,但仍能迎難而上;盡管你感覺痛苦,但仍能直接面對。

向前一步,也許一切都會不同。

共勉。

來源:精讀、知乎@喪心病狂劉老師、萌叔

本文鏈接: http://www.yixieshi.com/111724.html (轉載請保留)

關鍵字:貝一科技,知識庫,綜合內容,一個人開始廢掉的3種跡象
查看广东26选5走势图 边锋老友内蒙麻将下载 云南11选五胆拖表 青海快3在哪里买 稳定的极速赛车网址 游戏大众麻将 波克麻将外挂下载 捕鱼大师下载 亿客隆官方 安徽快3推荐号一定牛 快乐8澳洲act计划软件 九乐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海王捕鱼下载 秒速时时彩走势网址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什么时间晚上什么时候 p62中奖方式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